世界级没人理选手

莫名其妙有粉丝,都是假的,没有任何互动。透明本透

wb@免点v_v

评论一般不会回复,有事请私信,抱歉
详细见置顶

【出胜】及格线-01【两岁年龄差,ooc】

绿谷出久这十几年都在做一份试卷,而他的小胜哥哥是全卷唯一的题



【出胜】及格线 01

 

-出久弟弟→小胜哥哥,很快乐的单箭头

-灵感来自那首叫做前辈的歌

-无个性普通人设定

-流水账,终极ooc,少女漫画主角一样的出出,几个段子组成的……umm总之 #我不适合写文##但是我也不想画画#


写在前面:

出胜太苦了!我要写一篇无脑甜甜的出胜!于是我就抱着这样的心态就把之前要做手书的脑洞大概写了出来……要我一个sb画手写文真的好难了!!但是我好懒啊不想画手书!反正终极ooc大家注意避雷就好!!!是无脑剧情!流水账!瞎jb扯!少女漫画剧情!

希望首页上的大家对我宽容一点……【。】

(lofter上有个妹子写了学长出x学弟胜,我弱弱表示我真的没有抄梗orz)

 


  

 

 

 

【没头没脑的一见钟情】

 

  四岁的那个夏天,绿谷出久对爆豪胜己一见钟情。

  实际上他对那天的事情记不大清了,所有的背景,包括他小时候最喜欢的去玩的院子,都在回忆中变得模糊,他却还有几样东西能清晰地记得,是那时小小的胸腔里咚咚的心跳声,和对方金色的发尖。

  “这是胜己哥哥。”他猜妈妈一定这么说了,而对面同样满脸稚气的小孩,听到这样的称呼,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。

  他也一定没有听妈妈的话,学着陪妈妈一起看的电视剧里的情节,大声地叫出了“小胜”这样的称呼。

  耳边传来两位太太的笑声。他的耳尖是痛的,被那只柔软的手毫不留情地掐得通红。他委屈地抓着男孩的手腕,眼前是被不争气的眼泪这挡住的朦胧,直到他坏心眼的胜己哥哥被他妈妈拉开,他才敢偷偷抬头。

  “胜……小胜、哥哥。”他嘟嘟囔囔地嚼着这个别扭的称呼,对上了对方的眼睛。

  而那双红眼睛的主人,低头给了他一个得逞的坏笑。

  他的心不安分地跳着,让他忘记了哭。如果那时候他再大一点,便能够理解这份喜悦,而他一定会说出“喜欢”来。

  他想,如果他能再长大一点,也许他就能和他拉进距离。如果他早一点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话,说不定他就能与他平视,更好地看着那双因骄傲而明亮的眼睛。

  于是为了弥补他出生前在爆豪的人生中错过的两年,绿谷出久悄悄地为四岁的自己确认了恋情。

  ——那年夏天,绿谷出久喜欢上了六岁的爆豪胜己。

 


【正确的称呼是成功的第一步】

 

    说到对爆豪的称呼,绿谷倒是叫过很多种,比如一开始妈妈所说的“胜己哥哥”,和他那句发音别扭的“小胜哥哥”。当然,幼年时期他也单纯地叫过爆豪“哥哥”。绿谷能确定爆豪喜欢当年长者的感觉,因为每次他听到这个称呼,眼睛都会亮起来。爆豪说过“哥哥”这个词听起来就很酷,听起来就比别人成熟。

    从那时候起,绿谷就不喊爆豪“哥哥”了。

    他大概是太过在意这两年之间的差距了,于是便刻意地称呼爆豪“小胜”,仿佛一个亲密的称呼就能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。他不知道爆豪是否能看穿他这无理行为背后幼稚的意图,不过他还没有眼瞎到看不出来爆豪对这个昵称的不满有多强烈——可以说每次他叫出这个名字时,爆豪脸上的嫌恶都表现得对于一个小孩来说太过伤人。而到后来再大一点,爆豪的表达方式就更加简单粗暴了起来,每每当他刚吐出最后一个音节,脑袋就会被狠狠地推一把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出久也可以读作废久吧,就是没用的笨蛋的意思。”爆豪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刚刚因为被自己绊倒的他,充满嘲讽地说道。

    小胜好过分。绿谷记得他当时是这么回应的。他强迫自己吐字清晰,并憋起眼泪回视,假装自己是个不怕痛的坚强的孩子。

    那个向来蛮横的大孩子显然是看不见他的努力的。

    “笨蛋只能当弟弟。”

    就在绿谷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落在沙地上的时候,这句话被吐了出来,不轻不重地敲击着他的耳膜,将他原本就微不足道的努力全盘否定,随即他的脑袋被不轻不重地推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像是在指责他那两年的缺席。

 

【动机单纯】

 

    也许是脑子真的因为爆豪常年的暴力行为给推坏了,绿谷对爆豪依旧执着。他混乱的感情在他脑子里绕成一团乱线,让他在领到高中志愿表的那一天,就立马把第一志愿栏上填上了雄英高校的名字。当母亲问起他的选择的时候,不知为何他却没有勇气大声说出那个答案。

    “……雄英吗?”母亲看着他,满是笑意的眼睛让绿谷觉得自己被看透了,“因为胜己也在那里吗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是的!不关小胜的事……!我本来就很想去那间高中,在那里一定能学到很多……”有意抬高的语调突然失了底气,声音也慢慢变小,最后成了嘴边的嘟囔。绿谷小心翼翼地观察母亲的表情,却发现母亲仍旧是微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真不愧是妈妈,对自家孩子总是最了解的。绿谷低下头,盯着自己的衣摆大脑开始放空。

    也是……从小到大,自己的行动模式一直都是小胜走到哪他跟到哪。同一间幼儿园,小学,再到初中,他总能有机会和爆豪相处个几年。一开始只是巧合,但到后来要再说他没有刻意选择,他自己都不会相信自己,毕竟从不知什么时候起,他早就分不清楚哪些事是为了自己所做的,而又有哪些事情是为了追赶爆豪所做的了。

    母亲开口说话了,而绿谷的脑袋却已经被儿时装满,什么也听不进去。回忆里都是那张写满嫌弃的脸,真实得仿佛近在眼前,嘲笑他的不自量力。他回想起坐在志愿表面前,拿起笔时没来由的兴奋,可实际上,当时他到底在幻象些什么,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……如果我们家出久考上了的话,我就要拜托胜己照顾一下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!”这句话成功地将绿谷飘远的思绪一下子被扯了回来,只见母亲正虚撑着下巴,抬头认真地计划着什么,“不用啦!……我是说,我已经不是需要别人特别关照的小孩子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妈妈觉得,还是有个认识的人照应一下比较好,”绿谷太太严肃地摇头,稍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儿子。她在育儿方面总是无意识地溺爱,想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自己孩子,要说的话,她也自认为永远没办法做到像隔壁爆豪太太那样放养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绿谷有点无奈地冲母亲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,不再反驳。他清楚母亲的性格,争下去估计也不会得到一个让她放心的结果。他倒是觉得现在考虑这个还太早了,虽然填了第一志愿,但现在连樱花都没有盛开,谁也说不准他到底会走哪条路。说实话他已经有点后悔了——填志愿是一回事,能否考上又是另一回事了,与其想那些有的没的,倒不如想一想B计划的第二志愿该写什么呢。

    “……只要小胜不觉得我烦就行!”面对变得焦虑的母亲,他赶忙补上一句表示妥协,内心自嘲着反正没几次爆豪看见他不觉得他烦的。

    “胜己那那么乖怎么会觉得你烦呢?”听到儿子这句话,上一秒还忧愁着儿子的未来生活的绿谷太太表情一下子明亮了起来,她显然是没听出绿谷话里有话,“上次我去买菜,胜己可还帮我提了袋子,完全没有嫌我这个阿姨走路慢呢!”

    对于母亲对爆豪如此高的评价,绿谷也只能干笑着点头认同。

    至今为止所有的爆豪对他有过的稍微缓和的态度,都是建立在“身为哥哥”的基础上的。他对绿谷笨手笨脚勉强的宽容,都是因为他认为绿谷只不过是个小鬼,做不好事情还算是可以原谅。

    绿谷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为自己成为了“弟弟”而庆幸,还是该为被永远当做小屁孩而失落。

    他对此感到迷茫。



-偷偷TBC

评论(13)
热度(171)

© 透明本透ビビ | Powered by LOFTER